您的位置: 小王聊社会 > 房产

经典微小说《大年三十》

2019-09-06来源:小王聊社会


 午饭后,大雪纷纷扬扬地飘撒着,过年的鞭炮声不断传来,可我家的“老头子”还没有回家。本来说好的,他就到菜市场买两尾活鱼,就立马回来过年,你看,都快两个小时了,我能不着急吗?


老头子是上个月才从副处级岗位上退休下来,开始几天还有些不适应,每天6点就起床,洗漱,喝粥,拿公文包。走到门口时,要不是我喊住他,真的,他就去办公室啦。


无意间,我常常听到老头子唉声叹气的声音。“人到码头车到站,也该歇歇了”当我好言相劝时,他就闷闷不乐,或者干脆大声骂我:“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骂得我多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就让他自由发挥吧。


一周半月之后,老头子,终于有了消停的迹象。他开始7点起床了,然后洗漱,喝粥,不是去拿公文包了,而是,坐在门口,或者在阳台上抽烟。


半月前,我开始和老头子商量着,今年该办哪些年货?毕竟生活还得继续,每年正月里,我家客人是来了一波又一批,有时候,远道的客人,要到清明时节走动方才结束。可老头子硬是不让我去采购年货,原因,想必你懂的:以往,老头子在位时,来送年货的主顾就像走马灯,哪怕年三十,也有人登门送货。我想想也是,年节里,家中的冰箱冰柜塞得满满当当,往往到了来年端午节也处理不完。我清楚地记得,去年年关,客户送来的海货,到今年夏天也吃不完,都发臭了,只得倒掉,真当是浪费。


如此这般,我们就心照不宣地候着。可是,直到昨天,家里除了外甥送来一壶老酒,几乎没有腥味。


今天,老头子照旧早早地起床了,坐在堂前抽闷烟,一支接着一支,我也不敢说他什么,但我知道,他在等着什么。挨到中午,仍然“门前冷落车马稀”,看着老头子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我也不敢说什么,几十年来,我作为一个家庭妇女,一直是依着让着顺着他的。


“吃了中饭,我去买几条鱼过年!”老头子说。


其实,我也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昨天,我背着他悄悄地打电话给在外打工的儿子,叫他办些年货回家。


雪还在一个劲地下,外面的鞭炮声越来越密集了,我放心不下,撑了把雨伞去接老头子。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一辆熟悉的银灰色小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原来是儿子一家满载着年货回来,老头子还坐在副驶室呢,见到我,老头子似乎有点脸红,下车后,还帮忙提着年货,轻声说道:“现在什么年货都有了,还是自己一家人过年温暖。”


后来,我从儿子口中得知,他开车路过菜市场,看到老头子一直背着手,在市场门口走过来、走过去……

本文由小王聊社会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