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小王聊社会 > 风云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2019-07-09来源:小王聊社会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1、她就是那个“但是”

她第一眼看上去不算好看,

甚至有点“丑”,

很多人说她长了一张“驴脸”

脸长、嘴挺大,

眼睛却又小了,

颧骨也比较高。

不完美的五官,

只能拼凑出一张路人脸,

做演员的话明显不大够用。

尤其是在美女扎堆的娱乐圈,

这样的长相能出头真是够呛。

可令人惊奇的是,

靠着精湛的演技,

她却能把风情万种的魅力,

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要她登上舞台,

就没人能忽视她。

她的名字是

——任素汐,

一个拥有整容式演技的好演员。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说到任素汐,

很多人可能还是反应不过来:

这人是谁?

但提及张一曼,

大家便恍然大悟:

哦,是那个女演员啊!

时间回到2016年,

黑马电影《驴得水》席卷,

给观众带来大惊喜。

这部荒诞魔幻的悲喜剧,

盛赞之余也有不少争议。

普通观众认为,

题材与意义高于一切、

影迷又觉得形式太过舞台剧。

能让所有人众口一致的,

只有女教师张一曼一角。

演、技、炸、裂。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这段时间,

又一部国产喜剧电影,

在不经意间爆红了。

这部名为《无名之辈》的电影,

上映6天,

豆瓣评分就从8.1到8.3,

排片从13%蹿至25.8%。

而这样的成绩和任素汐分不开关系。

这次,

任素汐演的是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

全程都坐着演戏,

只能靠头部、面部,

还有眼神来塑造人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她饰演的马嘉祺,

车祸导致高位截瘫,

想活活不好,

想死死不了。

她的毒舌里夹裹着脆弱和绝望,

语言是表象,

那些细微的表情才是真正的人物内核。

这样的角色,

演起来最难。

因为演员必须准确揣摩住角色的心理,

带入自身情感,

再触发内心,

调动表情,

完完全全地把自己当作那个人。

可任素汐做到了。

她又让观众在电影院里哭惨了。

有人评价她:

“她只用一个能动的头,让你笑就笑,让你哭就哭。”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

大家都说,

“长得漂亮才能当演员”,

她就是那个“但是”,

她重新定义了女演员。

她也让观众知道,

原来漂亮是可以演出来的。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2、“她是体验派的信徒”

生于1988年6月的任素汐,

是个土生土长的山东姑娘,

成长于艺术之家,

她的母亲是一名幼师,

对文艺很感兴趣,

手风琴拉得很好,

父亲是二胡演奏员。

姐姐原本是烟台歌舞剧院的舞蹈演员。

本生于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然而命运却不尽如人意,

任素汐三年级的时候,

父亲得了癌症,

生活的基调一下子变得拮据且晦暗。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

任素汐初次提及一段往事:

她偷听到父亲说自己不要化疗了,

想把钱留给小女儿买钢琴。

站在门口的她,

手足无措,

却又泪流满面。

这一幕也刻在她脑海里,

影响了她以后的创作。

17岁时,

她参加艺考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

2006年,

任素汐在中央戏剧学院大二学习期间,

在一次偶然机会下,

第一次接触到了舞台剧,

本是导演系出身的她,

就这样阴差阳错地,

被师兄师姐“扶上”了话剧舞台;

同年,

参加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小品大赛”,

作品《人之初》,

获最佳舞美、最佳灯光、最佳演员奖。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2012年,

大学专业老师周申找到她,

问她是否感兴趣《驴得水》。

任素汐立马就爱上了剧中风情万种,

随性自由但又自尊自爱的张一曼。

但她对出演这个角色是有疑虑的,

因为她觉得自己长得不够漂亮,

配不上一曼的“风情万种”。

周申劝慰她,

没关系,

话剧对演员颜值的要求,

没那么高...

于是任素汐成为了张一曼。

那年她23岁。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其实,在电影上映之前,

任素汐演了将近200场的话剧《驴得水》,

每场都是面对同样的角色,

连穿的衣服,

说的台词都一样。

这些舞台经验,

也给她的银幕表演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她说:

“我第一次演她的时候23岁,今年我28岁了,张一曼跟着我,活了五年。”

剧中有一段是任素汐扇自己嘴巴的片段,

无论是彩排还是正式演出,

任素汐都实打实的,

毫不客气的扇在自己的脸上,

在清脆又响亮的巴掌声中,

剧场瞬间安静,

大家在心底感叹:

这个女演员真够拼的。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对比现在的流量小花,

别说是扇自己巴掌了,

轻轻的碰下脸,

脸可能就歪了。

这股钻心的表演力量,

都是“拿命搁”的——

任素汐是体验派的信徒。

体验派有多可怕?

罗伯特·德尼罗,

为了《出租车司机》的司机一角,

一个月里每天开着出租车工作12个小时。

段奕宏演《细伟》前,

跑去看原型人物的干尸,

暴瘦16公斤,

因入戏而连夜做噩梦,

只为演好那个,

吃小女孩心脏的连环杀人犯。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而任素汐,

为了增添张一曼的血肉,

私底下写了无数篇一曼日记。

日记里,

她创造了人物的前世与今生。

她压根没把张一曼当成角色,

她把自己活成了张一曼。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3、“任素汐的生存和毁灭”

电影《驴得水》,

只是让大家认识了她,

并没有让她真正红起来。

而她演艺生涯的质变,

发生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

在参加《我就是演员》时,

她与左小青,

一同演绎了一段电影《1942》,

她又一次让观众惊艳。

一段苦情戏,

她和左小青有着完全不同的表演方式,

不同于左小青生为母亲,

能本色出演剧情里的母亲的角色,

任素汐用她自己,

干净利落的处理方式,

演绎花枝这个角色,

还看哭了徐峥。

没有孩子的任素汐,

将一个逃荒母亲的绝望挣扎,

演绎得入木三分,

既坚强隐忍,

又痛苦决绝。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为了将孩子托付给另一个母亲,

她下跪磕头,

浑身忍不住颤抖,

那是孤注一掷的绝望,

也是痛苦的情感爆发。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那一夜,

她收获了无数的赞扬:

陈凯歌说她不简单;

尤小刚说,

她是现实主义表演方式的典范;

徐峥说,

好演员的春天就要来了;

邓超为此还发了条微博,

只有三个字:任素汐

三个字已胜过千言万语的赞美。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令人心疼的是,

表演结束后,

她解释了自己来这个节目的原因:

“我来的原因就是,我看到很多好剧本。但她们不来找我。我想告诉她们,我演得很好。”“所以,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我可以演得很好,你们可以信任我。”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任素汐说得真诚又直白。

卓别林曾经有一句话,

特别简单:

人必须相信自己,这是成功的秘诀。

我想这也是,

这位不算漂亮的女人成功的秘诀。

《无名之辈》

让任素汐不再是无名之辈,

徐峥怕是也想不到,

自己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吧,

​属于好演员的春天真的来了。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真正的成功是什么?

在任素汐看来,

真正的成功不是俗世成就,

而是自己离表演有多近。

是当一个观众被电影打动,

把纸条塞在她手里,

上面写着

“谢谢你们拍出这样的电影”,

内心的感动。

再看看其他的流量小花,

演戏找替身、抠图,假哭,

拿着天价的酬劳,

却演不出对得起自己粉丝支持的作品。

就像任素汐今天自己所说一样:

我不怕被捧杀。

我自己只要不捧杀自己没人能捧杀我。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她在《我就是演员》表演完后,

最打动我的其实是这段话:

“对大众来说,其实我这个相貌是非常普通的一个相貌,但是我觉得我这样刚刚好,因为我刚好可以演那些这样(很普通)的人,我觉得都这样(很美)的话,谁来演他们(普通的人)。”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想起《霸王别姬》中,

小豆子和小癞子,

像脱困的囚鸟一样,

冲出了戏班子沉重的大门,

他们跑到自由的大街上,

钻进影楼里,

只见那角儿穿上戏服,

盖住了一身伤,

一曲霸王别姬名动四方,

下面汪洋汪海的座儿彩声震天。

彩声中,小癞子哭了:

“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啊,得挨多少打啊!”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矩,

从他们第一天拜师傅,

点香奉茶入了梨园行开始,

练功、挨打就成了生活的常态。

无论练得好不好,

鞭子抽,砖头拉筋,

背词打手心一样都少不了。

就像剧里的老师傅说的那样:

“我辈既务斯业,便当专心用功,以后名扬四海,根据即在年轻。”

毕竟,

真正能成就你的,

只有你的实力

任素汐懂得自己要什么,

也在拼命往这个方向努力。

《我就是演员》里,

陈凯歌评价《一九四二》,

是一个关于生存或毁灭的选择。

把这个叩问,

放到任素汐身上亦可——

毁灭,

从来不是物质上的失去。

而是为了名利,

演了烂戏,

毁了初心。

生存,

从来不是物质上的拥有。

而是一个龙套,

也要练得千百回,

演得众人感同身受。

任素汐:这个“丑”女人为什么可以把人生活成这样?

本文由小王聊社会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