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小王聊社会 > 人生

势如破竹│解放营口的最后一战

2019-07-14来源:小王聊社会

解放营口的最后一战

作者 詹才芳 李中权

势如破竹│解放营口的最后一战


1948年秋,解放战争进入到第三个年头,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政治上、军事上的一系列伟大胜利,使战争形势发生了更加有利于我军的新变化。党中央、毛主席纵观全局,决定发起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空前规模的战略决战。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参加了辽沈战役,并打响了第四次解放营口的最后一仗,使营口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


势如破竹│解放营口的最后一战



1948年10月19日,九纵解放锦州后, 26日经过六昼夜的强行军,来到了大虎山附近。突然,机要科送来一份东总急电。其内容是:“詹、李:敌有打通营口从海上逃跑的趋势,你纵火速赶到营口,断敌逃路,待七、八纵赶到后,由九纵詹、李统一指挥七、八、九纵攻占营口。”

这是一项新的任务,我们九纵参加攻打锦州作战后,紧接着就奉命挥师北上,协同兄弟纵队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据当时的军事部署,我军在营口及其附近没有一个野战纵队。10月22日,虽曾派辽南军区独立二师去营口,但24日又被调回参加辽西会战。这就意味着,对于进占营口,企图从海上逃跑之敌,我军尚无力阻止。同时,敌人从沈阳南逃营口,不但距离比我纵近,而且一路可以车运,而我纵南下营口,必须越过绕阳河、辽河、浑河、太子河,这段密如蛛网的水网地带,对大部队的行军是极为不利的。敌人则完全可能先于我军占领营口,已经成为瓮中之鳖的东北残敌就难免有部分漏网,整个辽沈战役的全胜必将受到影响。

军情紧急,刻不容缓。纵队立即令二十五师为前队,经台安东渡辽河,直取营口,从正面钳制敌人;二十六师继续协同兄弟纵队围歼廖耀湘兵团,战斗结束后沿二十五师行军路线直奔营口,为纵队预备队;二十七师为左梯队,首先攻占海城,切断沈阳之敌南逃退路,然后以主力南下营口。

一场与敌人争时间、抢速度的急行军开始了。渤海地区河流小溪多,敌人撤退时,把桥梁、船只几乎破坏殆尽,我们来不及架桥,遇上水浅就涉水而过,遇上水深流急的就从水闸上翻越或以小舟飞渡。由于战斗频繁,部队还没有来得及换装。战士们穿着薄薄的单衣,身上不是汗水就是河水,衣服很少有干的时候。

我们纵队机关跟在二十五师的后面,电台与东总和所属各师保持着不间断联系。我们到了台安附近才知道,敌五十二军及其所属二师、二十五师,于10月24日已经占领营口,正在构筑工事,企图掩护沈阳守敌从海上逃跑。

时间就是胜利啊!从锦州算起,部队以每天160 华里的速度已经连续行军七八天了,大部分战士的脚已布满了血泡,有的因为疲劳过度而晕倒。然而,战士们一听说敌人占领了营口准备逃跑,立即将疲劳、疼痛统统抛到九宵云外。他们把对敌人的仇恨和对胜利的渴望全部寄托在自己的两条腿上。全纵上下只有一个信念:尽快赶到营口,抓住敌人,为东北全境的解放立新功。共产党员们发挥着骨干作用,他们不顾自己的疲劳,抢着帮战友背东西,搀扶伤病员;医务人员边行军边治疗;有的部队派出仅有的几辆汽车,把炊事班拉到前面,做好饭,部队一到,一人接一碗,边走边吃。

经过这样连续几昼夜的兼程,我纵各路部队纷纷抵近营口。二十五师已于10月30日到达营口远郊,并迅速投入肃清外围守敌的战斗。该师除以七十三团围歼前后石桥之敌外,主力则向市区东面老边、韩家学坊、白庙子一线集结;二十七师攻占海城后,主力于3l日南下,在切断营口与大石桥之敌的联系后,迅速进至三道沟、四道沟、五台子附近;二十六师在辽沈会战中歼敌众多,并俘虏了敌七十一军军长向凤武,战斗结束后也很快赶了上来,主力集结于老边、姜家房一带,为纵队预备队。

此时我们得知,我军全歼廖耀湘兵团后,立即兵分两路:一、二纵向北、向东进逼沈阳,切断了沈阳守敌的逃路;七、八纵南下营口,东总令我们俩统一指挥七、八、九纵攻占营口。我们纵队于31日到达前石桥子附近。我们俩刚刚下车,就见到二十五师师长曾雍雅和二十七师师长任昌辉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他们几乎异口同声说:“今天的仗打得好恶呀!敌人拼命地反击,敌我都有伤亡,互有少数被俘,但终被我们打退了。”我们在纵队司令部听取曾、任两师长的汇报后,立即就下一步行动进行了研究。我们认为,沈阳守敌南逃的希望已彻底破灭,加之我纵兵临城下,敌五十二军可能置沈阳守敌于不顾,自己从海上逃跑。如果等七、八两纵赶到后才发起总攻,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营口守敌虽然工事坚固,以逸待劳,但大势已去,军心涣散。我纵虽然是疲劳之师,但我们有积极求战的高昂士气,有锦州攻坚的作战经验,一定能拿下营口。于是,我们一面向东总报告,一面命令各师严密监视敌人,尽快扫清营口外围,完成攻城部署。

11月1日,我纵各师按计划开始行动。经过一天激战,二十五师占领了营口东南;二十七师占领了营口西南;二十六师掩护一个重炮团占领了营口以北的阵地。当晚8时,敌人以团为单位向我军猛烈反扑。这一夜,我们彻夜未眠,一直在指挥所掌握情况。后半夜,派出的侦察分队纷纷报告说:城里敌人乱哄哄的,部分已向码头撤退,企图登船。果然不出所料,敌五十二军要逃跑了。

2日拂晓,晨雾笼罩着营口市的上空。我纵攻城准备一切就绪。7时整,纵队指挥所发出总攻命令,三路部队像离弦之箭迅速地突破敌人的层层防线,向市区插入。从东南方向发起攻击的我二十五师于邰家屯突破敌人防线后插入市区,一直向北攻击前进,仅用30分钟的时间就攻占了海关码头。同时,其主力从左翼攻占了火车站,敌人被拦腰截断。东部之敌在我军分割包围之下,迅速被歼。

二十五师七十五团二连钻入敌人心脏,经数十分钟激战,全歼敌人5个连。在西南方向发起攻击的我二十七师一部,迅速攻占了西海口小高地的炮台,控制了海岸阵地及海口,该师主力于五台子突破后绕过小股敌人的抵抗,向海岸方向猛追,切断了敌人的逃路。与此同时,我二十六师和独立二师也攻入市区,围剿被分割的残敌,我军大炮和各种抵近火器向已登船之敌猛烈射击,一艘满载3000余敌人的运兵船被我炮火击中,引起剧烈爆炸,船上敌军几乎全部被炸死。

战斗至10时全部结束,计歼敌二师全部、二十五师一个团及军属一个人力输送团,共1.48万余人;缴获各种大炮88门、轻重机枪301挺、长短枪 2574支、美式卡车和汽车66辆;击沉敌运兵船1艘、帆船22艘。只有敌五十二军军部及二十五师大部从海上逃脱。至此,辽沈战役胜利结束,营口第四次解放。

鉴于营口战斗已经结束,我们立即急电东总,建议七、八两纵停止向营口进军。11月6日,我纵奉命至辽宁牛庄驻训,准备参加平津战役。至此,震惊中外的辽沈战役,随着11月2日营口、沈阳和东北的全境解放而胜利结束。

(詹才芳,时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九纵队司令员,离休前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将军衔。

李中权,时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九纵队政委,离休前为南京军区空军政委,少将军衔。)

本文选自《营口春秋》2018年第3期


势如破竹│解放营口的最后一战



如果您对营口的历史文化感兴趣或是手中有相关资料,欢迎您投稿到营口市档案史志管理中心编辑的《营口春秋》期刊,与我们共同讲述营口的历史故事! 

邮箱:yingkouchunqiu@163.com

本文由小王聊社会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